免費發布企業信息
網羅行業黃頁大全
 
 
發布信息當前位置: 首頁 » 資訊 » 商業經濟 » 投訴成都川馳投資有限公司借投資之名,設計連環套,騙取保證金
 

投訴成都川馳投資有限公司借投資之名,設計連環套,騙取保證金

放大字體  縮小字體 更新:2014-03-11  來源:浦東訂水  網址:www.e735.com  轉載:51商機網
摘要:

投訴成都川馳投資有限公司借投資之名,設計連環套,騙取保證金
投訴人:陳先生點擊支持此投訴,以幫助其盡快獲得解決!
投訴對象:成都川馳投資有限公司已被累計投訴 1 次
投訴要求:要求公安介入,處理騙子公司
投訴內容:
我第一次來成都就被成都川馳投資有限公司騙了60多萬元巨款,  但我公司發誓定將騙款追回,然后在成都做公益,捐給涼山小學。下面是我公司被成都川馳投資有限公司的詐騙遭遇。   
  一、他們在全國性報刊《環球時報》登廣告,號稱“資金雄厚,西部當選,項目直投”。  二、約有融資需求的人到其公司面談,辦公室裝修豪華,規模宏大,讓受害者打第一筆款3萬匯給法人代表陳紹坤帳戶,標榜“其公司管理正規,款只匯給法人代表,不匯給其他人”。  三、告訴受害者項目可以,但有個別副總不同意,需要請客,到KTV找小姐,需給四萬費用公關。  四、時隔一夜,告訴受害者都辦好了,通知受害者簽約,說只要公證通過,拿上公證文書,三天內放款,誘導簽約。  五、簽約后索要十萬答謝費,說利息原為12.5%,現給降至12.1%,給受害者算一筆帳,5000萬×0.4%×3年=60萬元,讓受害者覺得還是可以接受。  六、公證過程看似順利,實則暗濤洶涌,突然提出明知公證處不可能答應的條件,中斷公證,轉嫁責任,指責受害者違約。  七、受害者索要保證金,趁機提出簽終結協議,收回合同收據,退還   
  一部分保證金,扣留大部分保證金。因證據原件已交給對方,使受害者以后維權困難重重。  八、百密一疏,受害者因通過銀行轉款,轉款憑拒仍在,這一切環環相扣,步步精心設計,使受害者不知不覺陷入其中。 
  我公司購買一個鐵礦項目需要融資3000萬元。在翻閱報刊時,注意到不論是當地報刊還是全國發行的報刊,成都投融資公司做的廣告居多,便在《環球時報》上選了一家名為“成都川馳投資有限公司”,按廣告的電話打過去,對方要求我們到成都面談。 
  5月27日,我公司代表如約到達川馳公司,業務經理石美先負責商談。他給了一張便條,上面寫有“中國農業銀行成都分行蜀都支行馬鞍支行6228480462431905118陳紹坤”字樣。他說:我公司管理很嚴,很規范,陳紹坤是我公司法人代表,錢都往他的卡上打,你需要繳3萬元,我們過去考察,如我們覺得項目不符合要求,考察回來,我們退還你3萬元,如項目可以將沖低以后融資利息。當時我們覺得是給他們法人代表帳戶上匯款,估計可能不會有風險,況且這家公司場面氣派、規模挺大,5月29日便給陳紹坤帳戶上匯了第一筆款3萬元, 
  5月30日,川馳公司業務經理石美先、姜達來到項目礦實地考察,考察結束時,石美先表示項目還可以,希望我與他一起回成都,加快推進項目,他透露他們公司還需要調集資金,不過請放心,他們有能力調集到,聽完我們產生隱隱的擔心。 
  5月31日下午4時許,石美先告訴我他們公司有兩個副總不同意,其他副總都同意這個項目,晚上需要請他們吃飯,到KTV,進一步說服,石美先要求我拿出4萬元費用,他說聽他的安排,融資一事一定會成功,于是我跑到附近農行取了4萬元現金,在財富又一城樓下交給了石美先。晚上,在成都天仁酒店KTV388房間,我見到一行人,石美先介紹有公司執行懂事李波,行政副總陳抄,財務總監馮先生。石美先還介紹說陳抄是陳紹坤的外甥。過了大約一小時,石美先讓我先退場,說他在場不方便,他繼續做工作,11點多,石美先給我打電話,說擺平了,能貸4000萬,年息12.5%,我表示利息有點高,希望降到12%,石美先答,明天等他消息。 
  6月1日,這天是星期六,上午11點多,石美先通知我到川馳公司簽合同,說全辦好了。簽約在石美先辦公室進行,現場就石美先、李波、我三人,合同題目為《借款抵押擔保協議》。出人意料的是,合同不是和成都川馳  投  資有限公司簽,而是和一位名叫葉軍的人簽,而且更為荒唐的是,這位葉軍并不在場,他長啥模樣,我從未見過,也未聽說過葉軍這個名字。我問為什么合同不是和川馳公司簽,而要和所謂的葉軍簽,我公司可是一直與川馳公司接洽的?他們說他們公司沒有這么多資金,需要調集;再一個原因無金融許可證的公司,按規定不能進行人民幣貸款業務,簽署借款合同,根本不可能通過公證,出借人寫成個人名字,方便公證。合同上此時且已蓋好葉軍名章,合同上成都川馳投資有限公司成了保證人,只承擔本金和利息的擔保保證責任,不承擔保證金保證責任,保證金由川馳公司收取,與葉軍無關,借款總金額成了5000萬,超出了我公司原先提出的申請貸款金額,利息變成了12.1%。對此李波解釋說,貸5000萬比較寬裕,是為了保證項目順利推進,免得你以后再提借款要求。這時,石美先問我卡上有多少錢,一會兒簽完合同就要繳保證金,我說卡上有不到50萬,石美先說那你今天先繳上35萬保證金,你再提10萬現金,現在利息滿足你的要求,給你降到了12.1%,我承諾給財務總監,執行董事答謝,你不能讓我失信,不好做人。 
  我想對合同某些條款進行修改,他們說:你看今天是星期六,我可是說服大家給你加班做事,同事他父親今天過壽,在德陽中午請客,這中午飯都誤了,石美先說,你還不放心我?我都替你看了,沒問題,不用修改了,這是格式合同,簽了吧。李波說:一拿上公證文書,公司馬上放款,先放一千萬,合同上也是這么約定的,保證方一拿上項目所在地公證機關出具的公證文書,先放壹仟萬。 
  事已至此,我已進退維谷,想想公司已經投入了七、八萬元,只能往前走了。繼續往前走,或許能辦成;如果就此停下,不僅七、八萬元打了水漂,融資的希望也就此破滅,著實不甘,就簽了合同。簽完后通知我公司財務分7筆每筆5萬元,給陳紹坤卡上匯了35萬元,大約等了個把小時,川馳公司查驗到35萬元已到帳,給我公司出具了35萬元收款收據。隨后石美先要求我從銀行提10萬現金行給他,他和我打車找了兩家農行,最后找到一家大點的農行網點,才提出10萬現金,在銀行外面馬路邊給了他。 
  6月3日上午,我給李波發短信提醒公證所需材料,李波說,你剩下的保證金匯了沒?收到了我們才能去你那兒公證,不一會兒,石美先也催促我公司抓緊匯保證金,他說:他們公司財務收不到余下的保證金就不能通知行政人員訂機票,再晚機票就訂不上了。于是我公司又分兩筆用光大銀行網銀給陳紹坤匯了50萬,用農行網銀給陳紹坤匯了40萬,至此已經給川馳公司交了合計142萬元整。 
  6月4日上午,川馳公司執行董事李波代表陳紹坤,川馳公司客服人員李榮桃代表葉軍二人和我公司法人、我二人來到公證處對《借款抵押擔保協議》進行公證。 
  在公證處審查借款抵押保協議及公證材料、核對當事人身份證件、制作談話筆錄等辦理公證所需其他材料過程中、李波突然提出要求公證處對將要辦理的《借款抵押擔保協議》公證中抵押事項承擔擔保責任,公證處認為李波提出的要求超出了公證處的職責范圍,公證處沒有擔保義務,不能對此提供和承擔擔保責任,為此李波就中斷了公主的辦理。 
  此時我問李波:李總看來咱們的合作怕沒希望,138萬保證金你得負責退給我公司,李波當即表示,你只要把我當朋友,就包在他身上,隨后我給石美先發了短信,告訴公證沒辦成,要求退還保證金。(短信內容如下:兄弟,我們現在往成都返,沒辦成,138萬明天上午能退我嗎?) 
  6月4日晚上,我隨同李波一行返回成都。 
  6月5日,李波提出各種理由擺出各種說辭,指責我方違約,說我方沒有把公證處工作做好,致使公證失敗,責任應由我方承擔,我據理力爭:是你李總提出讓公證處不可能違規操作的要求,才導致公證中斷,怎么能指責我方違約,我辯稱,公證處是司法局下屬機構又不是我個人開設的,他們是兩個主體,怎么能將兩個主體合并為一個主體呢……經過激烈反復交涉甚至央求,李波提出一個條件,退保證金可以,但要簽一個“終結協議”要求我把隨身帶的合同原件、138萬收據原件交回。我想下樓冷靜一下,李波威脅說:你下去就別上來了,今天一分錢你都別想拿走,我怕再生變數,一橫心就把合同及收據原件全交給了李波。這一切都辦完后,李波要求我打一個138萬的收條,我問:你今天能給我退多少?李波說今天帳上沒這么多錢,先給你35萬現金,再給你卡上打35萬,我說哪只能先給你打70萬的收條,于是我在川馳公司財務辦公室當著一位女會計的面打了一張70萬的收條,當日,我收到川馳公司35萬現金(隨后存入附近工行ATM,有35張憑條),第3日,我農行卡上收到35萬轉帳款, 
  7月10日,我和成都的朋友又到川馳公司索要剩下的68萬元余款,受到川馳公司恐嚇,考慮到人身安全,隨即報警,當著府青路派出所兩位男警官(警號已忘,可根據出警記錄查到),川馳公司一位自稱是股東的袁先生(18281111117)又給了我2萬元現金,我給川馳公司打了2萬元收條。當著兩位警察的面,我問剩下的66萬何時退?袁先生說:他們董事長在外出差大約1個禮拜回來,回來來后給你辦。此時,兩位警察、李波、袁先生、我及另二人共7人在場。從此以后,我多次索要余款始終未果。 
  因為合同、收據被川馳公司收走,我公司到成都市成華區公安局報案。 
  川馳公司發布虛假廣告,言之鑿鑿,資金雄厚,事后又稱資金需要調集;承諾拿上公證文書即放款,誘導簽約;赴公證機關所在地前又稱,繳齊保證金即可訂機票,公證過程中,又節外生枝,給公證機關提出明知不可能答應的條件,借故中斷公證;然后轉嫁責任,指責對方沒有事前做好公證處工作,得出對方違約保證金不予退還的荒唐結論;然而做賊心虛,自知不可能一分不退,隨后又拋出終結協議,收回原始證據的伎倆;他們深知受害者要的是錢,不是所謂的文字材料,最后銷毀證據,使受害者陷入被動境地。這一切環環相扣、步步精心設計,使受害者不知不覺陷入其中   
  2013年12月12日   
  尋求其他受害者一起維權,聯系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 
 
 
     本頁收錄查詢:投訴成都川馳投資有限公司借投資之名,設計連環套,騙取保證金

     復制本頁鏈接:http://www.hrveek.live/zixun/show-1191.html
 
 
分享與收藏:  資訊搜索  告訴好友  關閉窗口  打印本文
本文關鍵字:商業 成都 投資 公司 騙子 

新聞視頻

 
更多..最新資訊
 
 
最新資訊信息
 
您可能感興趣
 
 
友博真人龙虎斗开户平台